杰西

继无情地离开广州之后,杰西即将无情地离开杭州。突然很庆幸我去年夏天没有稀里糊涂地去投奔她,否则将再次“被无情”,我这种很“怨”的人将持久记恨她。

Read more

屁与肥

“放屁这个词怎么说呀,叫fart,fart就是放屁。fertilize这个词怎么记呢,fert本身就有肥料的意思,什么是肥料,粪便就是很好的肥料,所以两个词一起记,fart是放屁,fert把它当成是粪便,-lize是很常见的动词化标志吧,fertilize,给…施以粪便,就是施肥啦。”

Read more

良心

重读陈丹青的《退步集》,这个星期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躺着看看。
 
我不懂画,不懂艺术,他写绘画的文章我看不懂,双关语太深,但我很爱看他的访谈,说女人说城市说教育说生活,既简单又很意味深长。他是1953年的,我们父亲那一辈人,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字像是看到一位一片苦心的父亲,有时反反覆覆翻来复去地说,有时又硬生生收回了所有的言语替代以长久的注视。

Read more

女人

追小S的微博,看到一则,太爆笑了。
 
“穿這雙鞋去東京迪士尼,連走三天路腳臭到爆,跟女兒說:愛媽媽的人就要聞一下,結果二女兒聞完說不臭,卻開始熱淚盈眶接著嘔吐,嘴裡的花生米都吐出來了!我先接住再指引她到馬桶狂吐。心裡真百感交集,又抱歉讓她吐,又驚喜她才2歲嗅覺如此敏銳!那雙突兀的白襪是因後腳跟磨破皮穿的,實在有損時髦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