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无情地离开广州之后,杰西即将无情地离开杭州。突然很庆幸我去年夏天没有稀里糊涂地去投奔她,否则将再次“被无情”,我这种很“怨”的人将持久记恨她。
与杰西共事时并不太深刻体会,她走远了我倒越来越认识到她真的是生活的大师。她对生活全面张开触角,好像斯蒂芬金笔下那种长满了触手的大怪物。
看她的博客觉得她真的就很像大怪物,攫取生活中所有很不起眼却其实是很有趣的东西,然后从攫取中疯狂汲取营养,修炼成师。
她自己的生活,更是大师级别的。我咋咋乎乎表达我的大惊小怪之后,其实更多是敬佩的祝福。
八上杰西的Blog:http://jeddie209.blog.163.com/
转贴她博文一篇:

三的前面是四么?

2010-04-29
22:46:21
阅读15
评论2

晚上从NB(歪人称之为牛逼)回来的大巴上。

后面坐着一男一女,是公司里面的总和刚入职的新人。

女:那你是几年的啊?

男:我是70年的。

女:啊?70年,那我和是差多少岁?

男:你是几年的?

女:我87年,属兔的。你比我大了17岁。(此女上车的时候我看过一两眼,对于她87年这个事实,我真是抽一口气)

男:讲起来,我出国念书也是96年的事情了,离现在很有些年头了。

女:14年了。

男:96年的时候你才几岁?10岁?

女:10岁不到一点。

男:也就比我女儿大一点点。(这个时候,三的念头从我脑中闪过)

女:给你看看我以前照的照片。你猜猜这是我什么时候照的?(三)

男:15岁吧?

女:哪有那么小?呵呵。

女又拿出了一本圣经,似乎。

男:下次我出国的时候给你带一本英文的。

女:真的么?那太好了。

男:不过你要发短信提醒我的,大概7月份的时候。

女:好的,我一定先设好短信,7月3号、7月5号、7月7号一直提醒你。

。。。。。。。。。。。。。。。。。

很多三可能就是这么来的吧。

========================================================================

另外,对于信教这个事情,我决定要信一个自己的教,不然多没追求多没素养多没档次啊。

我要信就信“太阳教”。

教义就是:太阳是男的,月亮是女的,永远是男的追女的。

-虐
这个月的吃十分跌宕起伏,五月伊始小马哥便获知要出差,他飞福建的前一晚我们去吃大渔的自助餐。再一次印证吃自助餐是件很“虐”的事儿。人性之贪让我彻底忘记吃饭要吃七分饱的教训,只想着怎样才能吃回票价,于是我们捧着满肚的北极贝、海胆、元贝、清酒走出中信,被风一吹,直泛恶心,完全体味不到“吃好吃的”之愉悦。“我再也不想吃大渔了”,小马哥说。“嗯,我也是。”我们也不知这是为何,就带着一身难受地回家了。
-会员价
话说花300元买了张中森名菜为期一年的会员卡,因为看到菜单上有些菜会员价较便宜,就没经得住服务员的鼓动。后来我算了一下,若会员价与正价平均差价为6块的话,我得吃50个会员价的菜才算是享受到了“会员卡”的优惠。为了力证我不是水鱼,我在小马哥不在的日子里默默督促自己去中森名菜专点“会员价”以拿够买会员卡之“着数”。结果发现,点来点去都只是那几样,已经严重成为恼人的任务。这又是为何呢?不要再听信什么会员价啦!
-张悟本与绿豆
我看了张悟本的《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里面把绿豆、茄子、紫甘蓝奉为上品。他对任何症,给出的食疗几乎都千篇一律,白天狂喝绿豆汤,晚上禁食荤,这荤不仅仅是指肉,还是指过了油的食物,晚上的食谱是生拌茄子+紫甘蓝。据张悟本所写,这绿豆汤、生拌茄子和紫甘蓝几乎能治百病,甚至治愈了多起晚期癌症。
于是我开始用五天的时间试验此养生方法,午饭仅吃绿豆汤+炒茄子(实在不能忍受生茄子),晚饭只喝绿豆汤,如此过了五天,我没有感觉全身清爽,反而发现我脑子迟钝了:脑海全都是垃圾食品的倩影:炸薯条、薯片、麦乐鸡块,以致渴望而不能得至夜不能寐。第五晚,我奶奶过来探我,给我做了一大锅卤牛肉,多盐多酱油多桂皮。第六日早,我直接啃下七八块大卤牛肉块当早餐,晚上,我放多油多盐煎了9个鸡中翼,悉数落肚。
前天,报纸上突然开始批判张悟本了,说张悟本绿豆+茄子论害人不浅。且张悟本是推高绿豆价的一个重要推手:“在众多粮油商看来,张悟本的火爆与绿豆等杂粮的需求量增长之间还是存在着密切的关系。”

前两天上课前遇到一个摔锅GG,GG问我,你是学生吗?我说不是,我是来教课的。
GG说,喔,你是不是教”Fertilize“的那个。
我一下子没回过神,嗯?
GG再说,你是不是教过”Fertilize”呢?
我好生奇怪呀,我答,我教新概念和托福。
GG说,我对声音挺敏感的,我听见你上课,你应该是教过”Fertilize”这个词吧?
我说,嗯,应该吧,应该是教托福词汇的时候吧。
寒暄一阵后我就开始上课了。课结束了我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老跟我提”Fertilize”呢?
我才记起当时不吝传授了我的屎尿屁记忆大法:
“放屁这个词怎么说呀,叫fart,fart就是放屁。fertilize这个词怎么记呢,fert本身就有肥料的意思,什么是肥料,粪便就是很好的肥料,所以两个词一起记,fart是放屁,fert把它当成是粪便,-lize是很常见的动词化标志吧,fertilize,给…施以粪便,就是施肥啦。”
完了我还发散了一下,这个词还有虚的意思,比如使丰饶啦、孕育啦、为XXX提供沃土啦。比如,fertilize your
thinking / fertilize your future by investing in
yourself。那,我们的祖国为我们的将来提供沃土怎么说呢?刚问了这个问题,突然想到我刚才还要求人家以“施以粪便”来记,唉,那就变成我们的祖国对我们的将来施以粪便,Kao,于是没等回答,我就岔开去讲下一个词了。
@_@
怪不得这位GG对于我教Fertilize这个词这么记忆深刻。
不过这样的变态记记法我还真是屡试不爽,大学时背GRE,有个词叫Enzyme,中文意思简直令人发指,叫半乳糖酵催化半乳糖水解的一种酶,WTF!好,我就看到“半乳”了,再联想一下,Enzyme用不准的普通话发音的话,还挺像“叶子楣”的,叶子楣是什么人呀,巨乳女。我就联想着,要变成Enzyme叶子楣,要吃很多半乳XX半乳XX的酶。这样这个词就记住了,估计几十年也忘不掉。
就是给人听到了,还以此作为认出我的标志,实在有损我极度淑女之形象,觉得非常丢脸啊。

重读陈丹青的《退步集》,这个星期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躺着看看。
我不懂画,不懂艺术,他写绘画的文章我看不懂,双关语太深,但我很爱看他的访谈,说女人说城市说教育说生活,既简单又很意味深长。他是1953年的,我们父亲那一辈人,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字像是看到一位一片苦心的父亲,有时反反覆覆翻来复去地说,有时又硬生生收回了所有的言语替代以长久的注视。
他说,“第一,我知道说话一点用都没有;所以,第二,我保持说话,因为这是我最后一点权利。”他说,“说话有快感,让我说好了。”可是就常常在盼望着他絮叨时,他沉默了。
他突然出语尖锐还是突然噤声不言,都能让我读出他的良心。就算有人说他哗众取宠,忽而装淡,忽而狂妄,以“闭嘴”来“聒噪”,他的言行自始没有掉在他所设的良心标准之下。
几年之后再读《退步集》,发现坚守良心这回事,简直要成痛苦的保卫战了,我的良心标准何其低,还时时溃败,一天里能固守上个一时半会儿、不为猎奇不为惺惺作态就很不错。偏偏最最热闹的声音,总是大家都在叫,我们有良心呀:社会有良心,政府有良心,我们小草民有良心,一沙一木都有良心呀…所闻所见,一样样都符合我们的良心,顺我们的心,合我们的意。
陈丹青,为什么不说话了呢。“又来炒作”惹轩然大波也是一、两年前的事了。请你如师似父地絮叨絮叨吧,我愿为您端水提鞋。
~~~~~~~~
附已是两年前的文章:《收摊》
同志们好:
 
  今天收摊,特别要谢谢新浪网站的术术女士(即高智商同志),就是她在2005年底连哄带骗笑咪咪,给我开博客,教会我什么叫做博客,然后半年间辛辛苦苦为我贴稿子。2006年七月至今,新浪网站的又一位女士接替术术,认认真真为我贴稿子,每次都会给这愚蠢的摊主发一信,说是贴好了。现在我给她俩一人九鞠躬,也代诸位谢谢她们。
 
  年来大家的留言,据我所知,我都读了。其中年纪轻的读者,我要说几句:
 
  我的文字中凡涉及历史、学问的,不可轻信。我没有念过书,许多事说来不可靠,多谬误,假如因我当过老师,又浪得虚名,就相信,便是对自己对学问又多一层谬误了。
 
  我的见解,只是我的见解,并不就是正确,不过像诸位的留言一样,“有此一说”,不可当真。学问的事情,艺术的事情,假如靠博客这么写写看看便能出花样,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好些年轻人大概还是学生,扯着叫我别走,我谢谢你们的善意。年轻人要寻师,要听讲,当然理解的,但不要夸张一个人的作用,更不可看太高。如今一些社会“名流”给弄得不成人样子,包括我,便是这样子给弄坏掉的。我每讲演,年轻人就上来要签名,要拍照,我只好三陪小姐似地陪着耍,不然伤了年轻人的自尊心。现在容我说句狠话:真有出息的青年,不做这类事。
 
  要学好,顶管用的办法,一是老老实实读好书,一是老掉牙的话,就是受得了委屈,吃得起苦。这些话我不愿说,弄得像是爹妈训孩子,但以我亲身的经历,只有这么两条路。
 
  网络、博客近年火,实在是大家无聊。顶好的去处,还是书店。学画的青年,中国没有像样的美术馆,别错过好展览。元月份“美国艺术三百年”将要在中国美术馆展览,六月间,西班牙普拉多美术馆好几十件真迹――据说有提香、鲁本斯、魏拉士开支,还有戈雅的画――也将在中国美术馆展览。我学画的年代,连他们的破画册也看不到的。
 
  爹妈有钱,或咬牙挣点,将来自己出去看。到欧洲旅游别忘了带几包方便面,中国人离不开酱油和味精。还有,欧洲人的肠胃大概是冰做的,旅馆通常不供应开水,所以别嫌烦,带个速暖水瓶,插上电源,可以泡泡茶――不过英美德意的电源插头,型号各不一样的。
 
  我这弄得又像爹妈管孩子。好了,大约就这样子。谢谢大家!

陈丹青2007元月31日

知道洪晃是巨蟹座的,吓了我一跳。
知道芙蓉姐姐是巨蟹座的,开始有点了(liao)蟹子洪晃之合理。
蟹子:不能容忍无人关注。倒不是像天秤,天生需要惹人注目,而是因为蟹子与生俱来就无理由地自卑。
可以收敛甚至示弱的巨蟹,一定是藏了小满足小欢喜,所以唯唯喏喏低眉垂首他人说庸庸碌碌嘛,懒懒一笑也无所谓。
有所缺失的巨蟹座,最最不安也最最特立独行,因为缺失伤了他自卑的神经,不许提,不许提,甚至有一副轻慢的清高。人人都想要,他却偏走了两个极端,一是耻笑别人的需要,一是将手上虚幻的拥有进行戏剧性毁灭,因心里想着“我本是不配”。
看巨蟹最渴望什么,只要看他高声说“我不要什么”,或者是正满不在乎地摧毁着什么。
当然咯,巨蟹座神经质的缺失臆想往往造就了蟹子一种虚妄的独特气质,也许还无故地有了追捧者,可惜追捧者里未必有许多人知道虚妄背后蟹子的终极懦弱吧。
巨蟹座的终极梦想是热热沙滩上凉凉海风轻轻吹,懒、赖、饱、不要吵地吹口水泡玩儿。嘿,哪怕是大女人洪晃。

追小S的微博,看到一则,太爆笑了。
“穿這雙鞋去東京迪士尼,連走三天路腳臭到爆,跟女兒說:愛媽媽的人就要聞一下,結果二女兒聞完說不臭,卻開始熱淚盈眶接著嘔吐,嘴裡的花生米都吐出來了!我先接住再指引她到馬桶狂吐。心裡真百感交集,又抱歉讓她吐,又驚喜她才2歲嗅覺如此敏銳!那雙突兀的白襪是因後腳跟磨破皮穿的,實在有損時髦度。”
“变态少女”时代的小S像只憨憨的小乳猪,现在她比姐姐要美太多了。
奇怪啊,这个女人讲话好像实在和“气质”没什么相干,却越来越修炼出一种“没气质”的独特气质出来了,竟然挺招人喜欢。
都说女人30岁前容貌靠父母,30岁起容貌靠自己。小S就是“越长越开”了。
我不记得是看哪儿说的一句话了:女人,心思可以不细腻,但神经不能不大条
觉得很有道理,是奔3的我的努力方向。
我要往开里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