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惰

在授课的地方认识一位小我半岁的老师,是将毕业的法律研究生,休息的时候喜欢扯着我聊文学电影时评历史,包包里总揣着订阅的原版Times、手提本本和一本当日要写书评的书。 我问他毕业后找长久工作的事情,他说这样不是挺好?时间已经不够用,他一日赶一篇书评一篇影评和法制日报的一篇约稿,他可不愿一天工作8小时。我算了一下,若他肯一天授课8小时,一周五天,薪水已经比第五年的四大员工要高,何况不累,可见人各有志。 我问他一年里读多少书,他说,不算必读的期刊,每天至少得看一本著作,得写书评。我吐舌头,想起2010年新年伊始,我制定了个新年计划,其中一项是要读10本书,竟然还成了未完成的任务,实在太惭愧了。心里总想着“待我有空了,我要......”,结果在完全停工待产的半个月里,却发现什么都怠于做。我觉得相比贪婪,淫欲,其实懒惰才是七宗罪之首,至少贪婪淫欲还是有所行为。 躯体的臃肿大概还不算懒惰的终极表现,思考的消亡才是。可惜2010年的我,肉身肿了,脑袋却更加萎缩。残念。

[Vi小说] 十二女色

如一低头看病历,“叶细细”,他叫。 听着高跟鞋的踢踢踏踏,叶细细走进来,如一坐在凳上,抬眼望见她,错疏地以为她又长高了几分。 细细上身穿着件松垮垮的白色棉布衫,V型的领一直低到胸口,从那儿看得到她的瘦,领子都贴着胸。衣服对于叶细细好像总是多余的,恍恍惚惚没着支撑,倒像凭白无故的一团不透明的空气,不由分说地笼着她,和那个被套着的人有意地过不去。

[Vi小说] 温柔生活I

眉眉叫细细阿姨,叫,叫细细阿姨,细细阿姨来看过你,不记得啦? 眉眉的黑眼珠溜溜地盯着细细,喉咙里发现呜呜咽咽不乐意的声音,圆乎乎的小手在空中奋力一挣,便把花微与细细逗笑了。

烛火酒精

我们喝酒,在响过雷的晚上。 音乐是普契尼的歌剧《蝴蝶夫人》中最著名的《美好的一日》。音响极差,荡气回肠的女高音听起来像饿鬼之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