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是很久没有伤春悲秋,没有愤怒悲伤到总以血、祭、背叛与迷离这些字眼装饰情感。

那些指自己是懂得许多的人常说,淡如水,淡如水。我寻找那种如浅色水彩隐约的blur,聪明如你是常躲在画的背后,躲开许多的点评与品论。后来我发现他们的淡如水都不怎么真的淡,反倒是你,常常忘了似的,不由分说地淡入、淡出。你是常忘了别人,却教人忘不得你。

有些人是刻意地要baroque样的姿态,我也时常以为生命需要华美的语言与炫丽的手势来消抵其短暂的本质的苍凉。后来你告诉我欣赏picturesque的景致,我得着一些安静。荡气与错综是教人Unknown,惟有变得单纯,我能干干净净地理解了即便没有诉说下潜藏的表情。

2.

有一句寒暄的话,好久不见,在某种时候,是真的感慨呢。八年前我们曾经对话,你让我伤心了。两年前有人告诉我你去了美国,我就再也没听到过关于你的消息。八年后某种机缘或是巧合,我们又有了交谈,我们都说,好久不见。

没有联络的日子里你是未知,强烈与collision是在timer的渐进中淡化变得温和。是因为从前我们每行走一处,要坚持凿印留名,后来走回故地,懂得风蚀是必然,留存才是最少的偶然,在有一点好笑的不甘心中了解真相,再去别的地方再相见再别离才知道云淡风轻的不易与最易。

我们说,好久不见,把空白的Unknown轻轻地衔合。

3.

这个孩子一直不掩藏的孩子气,让我浅浅地微笑。你叫我姐姐,姐姐,我努力地做着要符合这个称呼地努力地听着你说话了。

因为恋着一个人,身边的本应有关与本应无关,仿佛都与她连系着了。假想与她的对坐,假想现在与她捧着冰凉了手指的大杯冻可乐,假想说一句这样的话而她还击了另一句那样的话,假想与她无奈的悲苦,假想她的徘徊。

从前我爱读波德莱尔的诗,恶之花,患病的诗神,因为恋爱了我变得俗气与浅显,我转而喜欢了席慕容。因为你恋着了思考也变得俗气。

因为恋的unknown,你忽而这样,忽而那样。而孩子气是彼一时,tranquility是恋的此一时。

4.

我拥抱了你,这是我们两个月来第一次拥抱。感觉像第一次拥抱初恋的情人。

你把亲昵的称呼还给了我,我重新得到你的臂弯胸前那一块小小的领地,我告诉S,我好快乐。

拥抱你时没有说话,我们静止了好几秒。从前你疼爱我但是不曾知道我,现在拥抱着你我不再是rts中unknown的黑色区域,因为探索常常让人心惊。

我知道血浓于水。黑色的展开之后,我们得以平复,build与rebuild,告别了unknown,是我最快乐的缘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