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颗子弹》(刘瑜)– 难得的好看得能一看再看的书。摘下后记里深深触动我的一段:

“如果说丰富的生活是红军在与敌人的激战中爬雪山过草地的话,那么我的生活更像是一只骆驼无声无息地穿越撒哈拉。这场穿越中没有敌人、没有雪山草地、没有尽头处光明的延安,只有倾听自己呼吸的耐心,把一只脚放下去之后再把一只脚抬起来的耐心。

我积攒这种耐心的方式,是用感受来弥补事件的贫瘠。在一定程度上,我相信这不是度过有意义人生的一种方式。它是度过有意义人生的唯一方式。我相信是一个人感受的丰富性、而不是发生在他生活中的事件的密度,决定他生活的质地;是一个人的眼睛,而不是他眼前的景色,决定他生活的色彩。”

看完这本书我欣喜地发现,生活没有无意义,大到制度,小到老鼠,它都是个事儿。

利用月子里的最后四天看完了村上春树”蜇伏7年“而作的1Q84三部,简直有亵渎他人心血的心虚,因为不仅没有看懂,而且觉得特别冗长。

是玄幻小说+爱情小说+犯罪小说吗?还有宏大的历史背景,乌托邦、政治(共产主义、极权等)、宗教,虽然涵盖的面广,但未免也太拖沓,在看到Tamaru,一个保镖与青豆竟在电话里讲起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时,实在有很想吐血的感觉啊。

小时候看红楼,最喜欢的反倒不是小说本身,而是看他人各样的探佚,比看侦探小说还过瘾。现在幸而有豆瓣,无论电影、小说,都有人探佚解謎。但看多了就会想,唉哟,著者本人的初衷是要作一部谶语大全吗?三部小说,给探佚爱好者留下了多少空间呀。

最喜欢《国境以南,太阳以西》,短短一本小册子,给人一击即中的刺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