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是武汉女人的俗——读池莉的《来吧孩子》

打上个世纪90年代起,我就喜欢看池莉。 与另一位有名的武汉女作家方方不同,池莉的小说更市井,更俗,也更接地气儿。作为一个在武汉出生却不曾在武汉长大、对武汉有着天然的朦胧好感的小屁孩儿,我在池莉的小说中领略着从未去过却耳熟的风景:比如水果湖、户部巷,从她笔下的武汉市井小民身上完成了对武汉的认知。

爱情·知己·人生

傅真与铭基辞职开始了他们无定所的游历。 http://fz0512.com 不要无用的东西的堆砌,只要有那一个人共同经历一次次的未知。 不论我的青春是否还绚烂面容是否还流光,只要有那一个人每每坚定相伴,斩断过去的已知。 几十年后我们微笑回顾此生行历,除了衰老的皮囊没有任何多余的桎棝。 这是我理解的爱情,知己,和不可能更好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