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上个世纪90年代起,我就喜欢看池莉。

与另一位有名的武汉女作家方方不同,池莉的小说更市井,更俗,也更接地气儿。作为一个在武汉出生却不曾在武汉长大、对武汉有着天然的朦胧好感的小屁孩儿,我在池莉的小说中领略着从未去过却耳熟的风景:比如水果湖、户部巷,从她笔下的武汉市井小民身上完成了对武汉的认知。

至《生活秀》,我觉得池莉是到达了她的写作巅峰,也把“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诠释到了极致。在吉庆街卖鸭脖子的来双杨,就是我心目中的武汉女人——俗而媚,若给她披上一层知性的外衣,简直可以算是火鹤女子。

然而昨天看了池莉2008年的《来吧孩子》,第一次让我有读不下去的感觉。这是一部母亲夸孩子、从4个月夸到孩子上大学的夸夸笔记。池莉笔峰一转,变为一身戾气的自恋狂,自绘了一幅絮絮叨叨的母亲的画像。

感慨对孩子的爱能让所有女人灵气尽失、让全天下女人不分地域、大一统地俗、让利利索索变老太婆裹脚布,让风风火火变叨逼叨。

《来吧孩子》,大概是池莉最最糟糕的作品了。但是她肯定不介意,她有了比百部巅峰之作还要牛逼的作品——她的女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