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黄碧云沉寂已久后的新作,《末日酒店》。

我的心跳加速、加速、加速,一如像15岁第一次看她的文字时心快要炸裂的感觉。

但是是全球首发在安妮宝贝主编的一本《大方》杂志上。

我的爱黄碧云和安妮宝贝扯上关系,让我有点不舒服。毋庸置疑,看安妮宝贝的字就知道她一定是黄碧云的拥趸咯,不过她只学到了黄的文字风格的皮毛,无法触及黄文字后那颗悲悯的心与坚硬的意志。

跳弗朗明戈的黄碧云,以血书写的黄碧云,翻阅一叠叠犯罪案卷的黄碧云,你回来了吗?

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存下每天中午的午饭钱以便能托人在香港带回一本你的正版书的小女孩儿,我也不再是专程去香港只为搜罗你不同版本的小说将它们放进书包的、看精神科医师吃抗抑郁药物的不良少女。你的叶细细大概早已不再巨烈地呕吐、早已世俗如所有世俗女子,你的文字在大陆不再是无处可觅,你的新作与一个网络写手同时出现,在当当网上只花20元便可购得。

但我仍爱你如初爱你至深。

请让爱你的人知道你的消息,时时看到你虽被岁月疯狂噬啮却坚毅悲悯的脸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