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小说] 如此

我查了一下自己的日记。 上一个关于叶细细的故事,是2008年写的。 还好还好,也不是很久没写东西,三年而已。 2008年时,我心里的细细30岁。

[Vi小说] 如此 1

叶细细扶着书台,我静静看着她弓起身将下身的内衣褪下,她还穿着连身裙,裙的墨色好似大团翻滚的异象下的云,把她裹得面目斑驳。我不知话应从何说起,细细已在床上坐下,半个身子倚在床头。

[Vi小说] 如此 2

我在大学已认识细细,她读法律系,是我的舍友克明的女友。克明是在加拿大出生的香港人,算是半个鬼仔。细细的父亲在八十年代初香港用工潮时一人赴港闯荡,直到大陆开放后与香港签协议允许港人内地家属移民,细细才与母亲来港,成了“新移民”。

[Vi小说] 如此 3

我毕业那一年临近回归,几乎所有香港人都患上了“97恐惧症”,担心自己穷途末路。连我的父母,土生土长的香港人,都在与左右街坊商量卖房移民。父母征询我意见,我这个人没有强烈的主见,怎样都好。

[Vi小说] 如此 4

在加拿大卑诗省,我找到一份会计的工作,从职员做起,一步步升职。一天一天都差不多,时而是一点也不觉得老,时而是觉得仿佛已经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已活了大半生。

[Vi小说] 如此 6

我和细细像任一对恋爱中的庸俗男女,做些恋爱中的庸俗的事。 她每周末有一天白天接小孩来家中相聚,我便躲出去。送完小孩走的那一晚她必然很落寞。 我终于鼓足勇气,你是离婚律师,何以…

[Vi小说] 如此 8

我接到赵眉的电话,她终于怀孕。 其实我在接到她电话时,已经订好了回加拿大的机票。赵眉因为如愿意偿,又见我打消了移居香港的念头,自是欣喜若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