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在加拿大卑诗省,我找到一份会计的工作,从职员做起,一步步升职。一天一天都差不多,时而是一点也不觉得老,时而是觉得仿佛已经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已活了大半生。

香港早是另外一个世界,97股灾、楼市泡沫。然而日远天遥,倒也与我不相干。

一晃十年,交过不少的女友,

后来我遇上赵眉,她也是香港移民潮下举家来到加拿大。赵眉是极温顺的女子,与她波澜不惊地恋爱了一年,就经不住双方父母的催促结了婚。

已为人父的克明来到我的婚礼。四年同窗,我与克明也找不到什么共同的话题,只好说起细细。

听说她在一个私人律师行里专接离婚案,与我记忆中的细细有些不同,我印象中她有些理想化,还有些不知世故的固执。

我问克明细细有没有结婚。克明耸耸肩说,谁知道呢,不过专接离婚案的律师,对婚姻也没有幻想可言了吧。

末了,克明说,She’s adorable,就是很神经质。

在加拿大做异乡人很久,感触早就是奢侈的东西,但在婚礼上我竟有些感触,大概是因为叶细细的缘故。

婚后赵眉便着急要孩子,毕竟我与她的年纪都不轻。只是我在孩子这件事上没有像赵眉那么热衷,为此我们很是大吵了几次。我觉得赵眉变得几乎让我不认识,然而我却说不出她有什么错。

也许我本是不适合婚姻的人,我这样想。

在一次与赵眉做爱后,我看见她仰卧着,以手托着屁股将腰部挺起,我知道那是让精液流入宫腔有助受孕的动作。她如此专心致志,好像所有她此生的期待就在那灌入的精液中。

我便打了一个冷颤。

我突然想起叶细细,她在我手心中呕吐,逼仄之境中的酸馊气,好像香港,那个弹丸之地,狭小嘈杂,切切实实。

此处他乡,整个世界好像与我无关。

我突然地很想回香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