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细细陪我在广东道上走。

我还记得以前广东道上的警察宿舍。

如今的广东道名店林立,周围全是操着普通话的观光客,一时不知我身在何方是客是主。

有说广东话的几个年轻港人,对着手拎纸袋的观光客唱不怀好意的广东歌,抗议“异族入侵”。

我看得目瞪口呆,细细便取笑我说,哪,我看你还是回去的好些。

我说起当年因为细细的一句话,为远在天边的三藩竖民主女神像而热心奔走。其实,我并不那么热衷政治。

细细说,去年纪念日时,时代广场也有人竖民主女神像的,被港府没收了。

我略觉疲惫,广东道的繁华光景让我怆然,一个是精力不比从前,一个是大概远离香港太久,一时竟不习惯七手八脚你挤我攘。

路过一家珠宝店,阳光在玻璃上辗转相焚,多少男女,到最炽烈时便是在此玻璃前驻足,出演太平盛世下的惊心动魄。

玻璃中映出在我身后的细细。如果克明在场,大概会像十多年前一样,笑着说,This is childish。

只是这次孩子气的是我。

我转身看细细,清盛一场幻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