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的这个版本是余中先译的,余中先有一段代序,正好借用其中一段来作故事简介:

“半老徐娘宝珥与浪荡男子罗捷之间,应该说没有什么真正的爱,即便宝珥希望在这同居生活中投入自己真实的情感,也在罗捷不时与女人鬼混的欺骗和隐瞒面前连连碰壁。比宝珥年轻十多岁的西蒙进入了女主人公孤独的心灵,以一种‘勃拉姆斯’式的经典方式,给了宝珥以同情、体贴、照顾、珍爱,但古典的爱毕竟没有完美的结局,她最终没有接受西蒙这一宝贵的情感,而莫名其妙地回到了脚踏多只船的罗捷身边。”

请注意,余中先用了颇代个人感情色彩的一个词:“莫名其妙”。

大乐,余中先看完这篇小说,大概也有“莫名其妙”的感觉吧。

不过其实也不难明白,萨冈写成名作《你好,忧愁》时,只有18岁,之后写了几部小说,均在年轻时候,还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女人怕老,并不是三、四十岁的时候,却奇怪地是在十几、二十岁时,风花正茂,却想象着年华老去的悲怆。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忧愁,将青春染成淡淡的靛灰,不是阳光明媚,却温婉多情。

宝洱明知罗捷是风流浪子,仍选择回到罗捷的身边,对西蒙是有爱的,但宝洱已是四十岁的女人,明白爱情像韶华易逝,她已不是可以以青春对爱情力挽狂澜的年纪,与其再次目证爱易逝的事实(与罗捷已经经过这一遭),倒不如在最浓时中止,反正对罗捷,她是早看惯看透了的,总算有一段时光无法继续侵蚀的爱情,也许有一天再回首时,这一段爱情成了被时间吞溶的琥珀,成全了宝洱的顾影自怜与自恋。

若是出于这种女人最微妙纤细的忧愁,这种“莫名其妙”,也就有理可遁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