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荒木经惟为Bjork拍的这张照片后,就下定决心非自己剪个刘海不可哈哈

我的L,

我是你的丽莎(不是罗娜)。

夜很深了,你睡了么?

我这两天都心不离开你,都想着你。我以为你今天会来,又以为会接到你的电话,但是直到五点半钟,我证明了我的失望。(丁玲–《不算情书》第一句稍有改动)

傍晚的时候收到了邮差送来的你的信与包裹,你会想像到当我触到信封上你潦草的签名时我内心的狂喜么?

打开纸盒我看到彩色的玻璃纸被皱作一团的堆砌,我的心突然没有理由的不规则剧烈跳动—-你的手指在玻璃纸上划过留下淡烟草与“鸦片”香水混合后的味道突兀而又自然的刺激着我的嗅觉。

贴近你那模糊的痕,是你的习惯—-留下所有女人送给你的礼物的包装纸,以便你在送礼物 给你的女友们的时候不致于在包装上浪费时间。

我有些心酸的猜想这张浅紫的包装纸又是出自于哪一个女人,因为那不会是罗娜—-她习惯用美女夸张的头像去打动你。

小心的撕开没有收信人姓名的信封—-你是浪漫的,我的L,是否处女座的男人都是这样,我潜藏的小小的好奇心被对你的爱情如蚁般噬啮着,这是你的小手段,残忍的让我的手不可遏止的颤抖让我的血液全部涌上腮边。

只是寥寥几个字:

“我的芭芭拉,我的贝贝,忘不了你那惹火的身材,让我有欲与你一试高下的冲动。”

轻轻的按折痕把信叠好放回信封,我的心与泪就快凝在喉咙里。

你又错了,我的L。

去年圣诞的时候你也是这般。你于我的手心轻置一个精致的缎蓝小盒,我几乎要晕厥,把脸藏在你的肩,让你的高度阻碍瞥见我面上泛滥红潮的角度。

直到你说,是增白面膜。

我快要再次的晕厥。

可你还是浪漫的,我的L。正因为你是浪漫的,你不会送我我所希冀的盛着细戒的蓝盒,而是……增白面膜。我想你在暗示我你较喜欢白皙的女子,于是我不遗余力的将你的面膜涂于脸部,却在第二日清早感受如火灼烧般的疼痛。当我就着字典将盒子上的每一句英文破译,我的L,我才知道那不是什么“面膜”,却是脱毛蜜蜡。

我的L,可即便是这样,我也常如馋嘴的孩子,贪婪的渴望你,与你的每一个小小的施舍。

哪怕是有毒的夹竹桃—-那一次你无力分身同时的约会我或是参加那个为了你而绝望的自杀的女孩的葬礼,于是你退避三舍,只将一束夹竹桃送与她,再把一束玫瑰送与我。可是我的L你弄错了地址,最后插在我的花瓶里的是有毒的夹竹桃,而我的玫瑰却被送往了殡仪馆。

在夹竹桃未凋谢的三天里,我浑身的皮肤过敏,却坚持保留着,对你所有的爱情。

我的L我不能够再写下去,想起你就让我伤心欲绝,可是还要睁大了眼的去看你的一切,我是不能够舍了对你的爱而去自杀来了却的。

我把你的芭芭拉你的贝贝的礼物退回,附上我的小笺,我不能够再说话,因我怕笔尖下流露出的全是对你炽烫得危险的爱情,这里占据的,满是你的影子。

尽管你是这么粗心的浪漫着的……

这是我所要告诉你的而且我要你爱着我的。

—-某年某月某日深夜寄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