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的手触着我的背请不要留连且划上浅浅的,浅浅的,浅浅的,美丽的胎记。

我抚摸仙蒂的裸露的背,想像她老去将死的身体。我喜爱过的一个人曾说,每个女人的生命都有一些极残酷的重量压挤着,她们活了下来,只有到老的时候,死很接近了,恩怨和负荷才开始变得很轻。我抚摸她的裸身,试探肉身下是否藏埋断裂的脊。

我侧身躺在仙蒂身后,听到她如暗流的被压低的嘶嘶呼吸音。我懂得这种安静中的情挑之惑。我耐心触捏她的肌肤,以缓慢动作弥补爱之缺失。

“我喜欢躺,没有什么事做我便爬上床。站立是太高贵的姿势。” 仙蒂好像完全放弃对抗的女奴,在黑暗里困顿无措。我与仙蒂直对一面墙,墙上有巨大的镜。她的惊怯却有安静之美,我这样抱着她,觉得她的身体很妩媚。

热烈不动的阳光里你看见一个小修士奔跑腰间缠着一条绳……身上有永不磨灭,永不痊愈的伤痕听说因为爱我们知道的是那么少。

仙蒂的英文名字叫Shenti,我一直爱着这名字,是古埃及时男人以缠腰的白布,成为一个女人的名字,有情欲的味道。我看镜子里的仙蒂,不漂亮的脸孔,却有憔悴的美。这样冷的冬天里她这样的憔悴,该有人抱她,该有人问她冷不冷,该有人陪她听哀俗的情歌,该有人不问原因地专注看她流冰冷的眼泪。Shenti,原来是冬天里包裹哀伤的白布。

但小修士你以为知道爱穿上袍子你练习怜悯背诵包容也可能熟读忍耐,恩慈,长久而你以节制来掩饰软弱我以写来掩饰虚无长久的哀伤不愈已成癖。

我告诉仙蒂,老,就是,没有值得坚持的事情。没什么事情可以不做,没什么事情非做不可。无论你做与不做,这个世界都是这个样子。两人的交缠是为了避免只有一人焚烧命运的转折,避免生之惊动心之细弱。

我触触停停,仙蒂一脸绯红,我摸索她各种打开的姿势,无论是如何的笨拙,或残酷。我忽然渴望她的消灭,原来每个人都是另一个人的敌人,原来渴望完整的人对生命的理解便是消灭。我如狂暴世界里侥幸存活的温柔,在镜中发现自己的耶利米哀歌般的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