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516849863

小成本的佳作。

一部”臆想”嵌套”双重人格”的悬疑片。影片一开始,小男孩弑母,被送进精神病院,长大成人后,在一次转院的途中逃脱。全剧95%的时间,都是一个穿着精神病院警卫制服的人,在逃躲一个戴面具的杀人狂的追杀,逃躲过程中,穿警卫制服的人一次次化险为夷,却不断目睹无辜的人死于这个杀人狂的刀下。而小男孩的当警察的父亲与他的同事也认为,长大成人的小男孩就是杀手,失踪的精神病院警卫正处于危险中。

而稍微看过些双重人格类型的电影的观众肯定能猜到,其实穿着警卫服满脸受惊吓逃躲的”警卫”,就是成年后的弑母少年,那个戴面具的杀人狂,便是他的另一重人格,凶手只有一个,他在另一重人格时杀人但浑然不知,而警卫服是他杀害了精神病院后的警卫换上的。

当观众自以为猜到结尾,弑母少年返回家中,杀死了后妈,杀死了妹妹的朋友,再杀完妹妹便该完结时,影片最后5%的时间内来了四次反转。

第一次反转:当然是意料之中,弑母少年在镜中发现自己原来就是那个戴面具的杀人狂魔,他自己正是杀害无辜路人的凶手,在他正欲起刀杀死妹妹时,父亲一枪结束了他的生命。

第二次反转:他被父亲一枪击中后痛苦地问父亲,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脑中闪回,回到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父亲提起裤子,无情地让男孩子穿好裤子,什么也不许说,原来父亲是性侵男孩儿的禽兽。而当妈妈进屋时,躲在门后的父亲用棒球棒把母亲残忍打死。而此前观众一直认为是男孩杀害了母亲。

第三次反转:”弑母”少年垂死前的闪回播放完后,场景却换了,少年不是倒在观众错以为他已经返回的家中,而是在荒野的路边,旁边没有死去的后妈,也没有他意图杀害的妹妹,只有冷冷站立一旁看着他生命消逝的父亲。原来杀死路人,返回家中,杀死后妈与妹妹,全部只是”弑母”少年的臆想,在他的臆想中,又嵌套着戴面具的杀人狂与逃命的自己的双重人格。

第四次反转(第三次反转的延续):结束了儿子生命的父亲回到真正的家中,与真正的现任妻子与女儿打招呼,她们的脸孔与前面少年”臆想”中的后妈与妹妹完全不一样,原来那些脸孔只不过是因为少年十几年坐在精神病院房间里盯着墙上一副棒球队合照看,把根本不相干的人,都各自在脑中安排了身份。少年应该从未见过后妈,也更不记得十几年不见的妹妹的模样了。

最后一次非反转但是也带来意外的结局:父亲上楼,打开房门,房间里一个不同脸孔的男孩惊孔地蜷缩在床上,而父亲的眼神露出邪恶之光(意指与现任妻子所生的儿子,也在经历着同样的被性侵的噩梦)。

结尾的四次逆转,把这部片子一下提升到了臆想与双重人格悬疑片的五星级别。臆想中再嵌套人格分裂,也是太绝了。是值得再看一遍仔细研究一下细节,何为虚何为实,导演在虚实不断切换间究竟给了怎样的线索的电影。

最后由于没有想到结局是如此逆转,导致前面忽略细节,有一个问题还没有搞明白:杀死警卫–逃出–然后在路边被父亲杀死,这一部分是臆想还是现实(可以确定有司机载他一程这部分已经进入臆想了,因为司机是棒球队合照上出现的人)。如果逃出也是臆想,那这个孩子至今都还关在精神病院盯着墙上的照片看。但我更倾向于逃出并被父亲杀死是现实,也因为死亡触发了他最后清晰的闪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