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我觉得我看书的运气不错,或者说书缘特别好。 有一句话,“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说的是一种遗憾、一声叹息--其实看书也是如此。有一些很好的书,在不是最对的时间读了,最多也就仅仅是读了,并无法领略其中的深味或是受益于这本好书,几乎是一种与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相仿的遗憾。举个例子,如果你像我般大学没毕业根本不懂“逝去”与“追忆”为何物的时候就跟风买七卷《追忆似水年华》且还未读到第一卷的一半就已感到厌倦的话,那无论多少人说普鲁斯特好,他也很难在你以后的阅读生活里引起你更多的兴趣了。

寻玩记 – 世界尽头非冷酷仙境

感慨一下我对寻找周末游玩之地的热情是空前地高涨。继去年夏天和秋天我们以波士顿为圆心陆续踏足周边各个小镇、几次从不同路线造访闻名的White Mountain后。今年我的寻找周末游玩之地更像是一种寻宝,探索那些我们都未曾听说的地方。

寻玩记- Ogunquit, 缅因

一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有点傻眼,不知道怎么读、重音在哪儿。后来查到这是Abenaki阿布纳基语,Abenaki是美国原住民一种,居住在缅因和加拿大的魁北克(都是苦寒之地啊)。这个词的意思是A beautiful place by the sea,海边的美丽地方。

寻玩记 – 民兵国家历史公园与老北桥

上学学历史的时候有一段叫“莱克星顿的枪声”,标志着美国独立战争的开始。有一天晚上有个英勇的民兵骑马向民兵组织通风报信,说英国鬼子要进城了,要逮捕爱国组织的领导人。很长一段时间没好好学历史的我误以为莱克星顿就是这个骑马的人名字,后来才知道是个镇子,Lexington

不见,温情脉脉

我第一次看德剧,名字叫《我们的父辈》。看完后,我把我心中的那些神剧:黑镜、纸牌屋、兄弟连、太平洋战争...等等都挪一挪,跪着把神剧皇冠献给这部讲二战的德剧。

美国梦与美国梦魇

看完了据说是2016年最好看的美剧:HBO的《The night of》(罪夜之奔),因为主演相同,很容易就联想到另一部他主演的电影: 《The Reluctant Fundamentalist》(拉合尔茶馆的陌生人,或者惆怅的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