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我看书的运气不错,或者说书缘特别好。

有一句话,“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说的是一种遗憾、一声叹息–其实看书也是如此。有一些很好的书,在不是最对的时间读了,最多也就仅仅是读了,并无法领略其中的深味或是受益于这本好书,几乎是一种与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相仿的遗憾。举个例子,如果你像我般大学没毕业根本不懂“逝去”与“追忆”为何物的时候就跟风买七卷《追忆似水年华》且还未读到第一卷的一半就已感到厌倦的话,那无论多少人说普鲁斯特好,他也很难在你以后的阅读生活里引起你更多的兴趣了。

而有一些可能其他时间读来都觉得平平的书,偏偏在最切合的那个时间点读了,像是本该是路边无关痛痒的一颗小石子,就因为某个恰好的角度、速度而被卷起,在包围身心的挡风玻璃上击出一道痕迹。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就是后面这一种情况。这种赚人热泪的孤僻古怪鳏夫人设、被生活中一点点的小美好终于化解开封印浓情的坚硬的温情风情节,大概在其他时候读完也就不过是一本读过的好看温情小说。不过我刚刚经历一场不大不小的危机、在家人的支持下总算暂时安然度过,而在以为度过后的第三天晚上,就又来了一场新的未知结局如何的不大不小的危机,只是这次变成我要去支持与搀扶。如此一波三折之际读到这样一本书,便觉得我能十二分地感受体会到那对最亲近的人才能流露的温柔与软弱、十二分地感受体会到那对生活毫不怜悯不如意接踵而至的愤怒与无力、十二分地体会到在因为疲于应付板起的脸孔下其实藏着的对美好细微的眷恋与渴望。

所以说,我的书缘很好。一本也许其他时间读来不会激起多少涟漪的书,在这个时候给了我很多平实的温暖。

最后摘一段引起我很多心底共鸣的话:

“爱上一个人就像搬进一座房子,”索雅曾说,“一开始你会爱上新的一切,陶醉于拥有它的每一个清晨,就好像害怕会有人突然冲进房门指出这是个错误,你根本不该住得那么好。但经年累月房子的外墙开始陈旧,木板七翘八裂,你会因为它本该完美的不完美而渐渐不再那么爱它。然后你渐渐谙熟所有的破绽和瑕疵。天冷的时候,如何避免钥匙卡在锁孔里;哪块地板踩上去的时候容易弯曲;怎么打开一扇橱门又恰好可以不让它嘎吱作响。这些都是会赋予你归属感的小秘密。”

我想这段话不仅是说爱情,我们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对我们至关重要的那几个人,就是经年累月的已不那么完美的老房子。我们当然可以不断地搬进新房子,但是只有在那个我们谙熟所有破绽和瑕疵的老房子里,才能获得归属感带来的温暖与力量。

所以我永远都不想搬离你。

所以我也永远想做给你归属感的那座房子。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