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安利一部深夜电影:朴赞郁导演的《小姐》。据说是改自《Fingersmith》小说,BBC有拍过同名的迷你剧,《指匠情挑》。

与原版相同的剧情就不透露了,是两个女人因阴谋而相识相恋的故事,让我着迷的是专属朴赞郁的部分:禁忌、暗黑,用剧中男二号的原话说,就是“我只是个喜欢肮脏故事的老头子罢了”–确定这不是朴赞郁导演您的内心独白?

把我最喜欢的两部朴赞郁的作品捋一捋:崔岷植演的《老男孩》,和宋康昊演的《蝙蝠》,再加上这一部河正宇(虽然纯属配角)演的这部《小姐》,我发现一个特点,都是讲禁忌之恋、 都有灵与欲的冲撞冲突:《老男孩》的父女乱伦、《蝙蝠》的神父与有夫之妇、《小姐》里的贵族小姐与低下的女仆…但最后都是冲破禁忌、登峰造极的结局:

《老男孩》–知道自己其实是与亲生女儿乱伦后的父亲割下自己的舌头…

《蝙蝠》–神父割破舌头和情妇互相喂血变身吸血鬼在黑暗中继续苟且相恋…

《小姐》–被“喜欢肮脏故事”的老头子虐待阉割后的骗子男人用毒烟杀死了老头自己也赔上了性命、而被老头子性扭曲意识禁锢了整个童年与青春的小姐、和本是骗子男人阴谋中的一颗棋子的女仆,跪立在椅上,用曾让老头子着迷的春宫小说里的方式交欢–看到以这个场景作结时,我感觉女权主义的表达已经极致到就差爆一个弹幕:“你们男人全是傻B,自宫完去死吧”,然后男人们的血肉在两个交欢的女人身边爆炸粉碎…

《小姐》完成了我私人的最爱朴赞郁三部曲,那种中年男人阴暗晦涩、甚至有些肮脏不能言说的脑洞,是最容易让我着迷的题材。而恰好,《老男孩》的崔岷植、《蝙蝠》的宋康昊、和《小姐》的河正宇,三个演员又正是我最喜欢的中年男人类型之翘楚(河正宇显然还嫩了一些)。

虽然《小姐》与小说、英剧相同的百合恋情节我并不特别感冒,在故事上也远不及《老男孩》那么震撼那么“灵魂与肉体都被掏空”,但我要为百合恋情节外专属朴赞郁的那一部分点上一万个赞:收集各种珍本春宫故事的姨父养大了侄女,让这位贵族小姐从小受训声形并绘地朗读色情故事、而自己则与一群衣冠楚楚的绅士躲在古风雅致的阔大书室、在听这位贵族小姐(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声优)朗读中得到性欲的释放–这是怎样一种朴赞郁才专属的人设啊!

最后的提醒:有小朋友的父母们,请像我与老公一样在孩子熟睡后再观影。朴赞郁与他的电影虽有千百样好,但若要他向自己的女儿安利自己的电影,估计还得等上好几年。

 

IMG_4166.JPG

这个周末寻找到的地方叫Topsfield,在波士顿的北边,这个城市每年的秋天举办一次为期约十天的Topsfield Fair,是美国最古老的农业集市,今年是第198届,在2018年将满200届。

在纽约看音乐剧《麦迪逊的桥》时,女主角对闯入其生活谱写了一段恋曲的摄影师说,她的丈夫带着孩子们去看农业展览会了,丈夫和孩子们对集市、对小猪比赛兴致盎然,她却提不起兴趣。丈夫与孩子们是扎根于中西部小镇的真正的农家人,意大利裔的女主角却是本性浪漫的文艺女性。当时听到这一段还在脑中描画了一下看农业展、小猪比赛是个怎样的场景,不想今天我们就去凑了美国最古老农业展的热闹。

今天是我在美国纽约以外第一次看到这么拥挤的人潮,让我惊讶于“磨肩擦踵”这个词竟然可以在美国非纽约时代广场倒数的时候也能用上。今天的Topsfield Fair,早已不止于近200年前的展出牲畜、蔬果,而更像是临时搭建的嘉年华,有各种游艺设施、糖果铺、雪糕店和美式食品铺。当然,老公和我觉得更有趣的还是农业展更为原始的主题:看各种品种花色的山羊、奶牛、小猪、兔子,旧式的打铁铺、和围满蜜蜂的手工榨苹果汁车。

据说这个集市也是每年一次新英格兰举办超级大南瓜竞赛的地方,新英格兰的农民们每年都把大南瓜运来这里进行比赛,只可惜人实在是太多,场地很大,我们几乎无法自主确定行进的方向,错过一睹超级大南瓜风采的机会。

参加这个农业展确实是一次新奇的体验。据统计每年短短十天的展期,有超过五万人入场。我们惊讶于人数之多,在接近黄昏我们离开时,还有人龙在售票处准备买票入场,而我们离开时警察们还在忙碌地指挥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公路上的汽车长龙缓缓行进。路的两旁至少有三个(A、B、C)比足球场还大的停车场,而停车场也已爆满。

如果说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就是也许因为声名远扬,而每年只举办短短十天左右,所以展览商业味十足,停车场收一次停车费10刀、入场收一次入场费每人15刀,而入场后每一项项目全都要另外付费买票,比如玩一次游艺项目,基本是每人每次5刀,比较特别的小朋友的游玩项目,则是一人7刀。再加上饮料食品全部加价,一杯柠檬水6刀,全部只收现金。所以在场内随处可见捏着一叠厚厚钞票忙着收钱找零的工作人员、还有几步便一见的ATM取款机,而取款机前也排着长队。算是给Topsfield这个小镇的经济,贡献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