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车轮-

上篇说到了为啥企业重组在美国是家常便饭,我个人觉得是自由的缘故。

自由是美好的,而自由的代价也是沉重的。改一句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的《在轮下》的话,我觉得还蛮贴切的:“面对呼啸而至的自由(原时代)车轮,我们必须加速奔跑,有时会力不从心,有时会浮躁焦虑,但必须适应。它可以轻易地将每一个落伍的个体远远抛下,甚至碾作尘土,且不偿命。”

即便一个人早已对企业重组司空见惯,当重组落在自己的头上时,对生活的冲击扰乱,仍是巨大甚至痛苦的。

在我正经历我所在的企业里一年内的第四次重组时,我的先生也正在经历他三年来的第一次重组。他告诉我,他的五十多岁的老板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已经经历过了三次重组,这是第四次。我已经差不多对此免疫了。” 他的老板在过去的30多年中,每7-8年就因为重组被裁员,这是他第4份工作,也以被裁员告终。他的老板还没有到退休的年纪,但是以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位置,也很难重新再找到一份工作了。对于一个人来说,真的很唏嘘与残酷,每7-8年被裁一次,到第4次被裁,似乎人生也就差不多这样了。

我听了自然也觉着甚是苍凉,真真是“自由的车轮,碾作尘土,且不偿命”。但是心里又想,每7-8年一次,其实已经是很长很长在美国算得上很“稳定”的周期了,在我所在的药厂这个行业,在今天这个时代,7-8年才一次重组简直算得上是“大锅饭”了。

为什么我说“今天这个时代”?因为生物制药,不过也就是近二十年才兴旺蓬勃的,虽年轻,却层叠沉浮、此起彼落。让我想起小时候看的TVB的一部港剧《大时代》,激昂而动荡。身处这个行业,最常听到的词就是change变化,uncertainty不确定性。

几乎每两个星期,就会收到CEO的“organizational change announcement”(组织变化声明)的邮件,宣布哪些身居要职的人又将离职了。而每两个月左右,就会有一个team meeting(部门会议),通常以宣布该部门内部高层的离开与变动开始、接受大家的讨论与问题作结。

在最近的一次部门会议上,我听到了我认为最完美的一次关于“变化”的演说。在宣布了两个高层的离开决议后,大家沉默不语。一个留下的领导为了拉回士气,说:“在这个行业,我们的生活(原话是”life”),就是change(变化)!在以前,我对change是拒绝的(原话是“Resistant”),我憎恨变化,我认为工作上的变化扰乱了我的生活。但是渐渐地,我意识到,在这个每天都在变化的行业,我无法将工作的变化与我的生活隔绝开。我无法在生活中保持静止以对抗工作上的变化。惟一行得通的,就是接受这种变化,让我的生活随着工作的变化而变化。后来,我变得更有弹性了(原话是”Resilient”),我每天走进办公室,我了解变化是我的工作与生活的一部分,我甚至期待(原话是”Expect”预期)变化。

我觉得这段话实在是太妙,一个Resistant对一个Resilient,简直太完美。也恰有我开头引用的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说的“面对呼啸而至的时代轮必须适应”的一层意思。我已经暗自将这位领导的话偷来,放在我的面试准备库中,真是对于“如何看待变化”这种问题最完美的回答!

是啊,在这个行业,我们的life,就是change!让我想起《大时代》里的宣传片同样铿锵的句式:“呢个系咩时代?大时代!”

那接下来就说说,药厂的重组、药厂的大时代。

-药厂的大时代-

待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