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厂的大时代之:迷海沉浮

今天去另一家药厂面试一个职位,这个职位,我整整面试了一年(完全没有说笑),面试经历本身有很多值得记录的好玩事情,但这个持续了一年的面试又串连了很多其他的点,比如药厂的沉浮、美国医药系统的种种问题、对药物定价的种种诟病、对药厂的妖魔化。所以还是延续之前的风格,以这个面试为并不明晰的主线,这处那处地想到什么说什么。

迷海沉浮,必心存热爱

像前文说的,我在这一行的资历非常、非常、非常地浅。到今天为止,在这个行业我才算是满打满算混够了3年。然而这短短3年,是我疯狂成长的3年。

2014年3月,我毅然从一家会计师事务所辞职,甚至不愿意等会计师事务所帮我递交H1B签证申请,在5月份去一家成立仅几个月,只有4个人的专做医药的小咨询公司(几乎是个皮包公司了)报到,算是如愿以偿正式转行,也从此进入了我无休止无尽头的折腾与沉浮。小公司不过多久就濒临倒闭,我差点因为老板不愿意出钱办H1B签证从此失去在美国工作的机会。

我记得面试这第一份医药小咨询公司的工作时,我什么都不懂,除了我实习时做过的阿尔海默兹症的几个药外,我连其他的药名都说不出几个,全凭一腔没头没脑的热血让人施舍了我一份工作。我在这个小公司只工作了短短5个月,公司就濒临倒闭,在小公司彻底终结我的H1B身份要我滚出美国前,我面试一家专做医药的咨询公司拿到了offer,面试的时候,我心虚得要命,但是终于能表面镇定地做完美国市场的案例了。

而在过去的半年里,我因为药厂重组被裁又面临丢失身分要滚出美国,这一次危机则更紧迫,我甚至连转在配偶身份以H4身份呆在美国缓一缓的后路都没有。我一定要在2个月的时间里拿到offer并且递交签证申请。在2个月的时间里,我疯狂地面试了不下20家药厂,从泌尿到癌症、从勃起障碍到女性避孕、从品牌药到非专利药、从美国市场到欧洲市场、从新药上市到专利过期对抗仿制药,从定价到营销…令我欣喜的是,我发现无论是什么话题,我都感兴趣都能说出个所以然。当我避重就轻地说我有10年的工作经验,所有的人都以为我在医药领域摸爬滚打了10几年。

于是我知道这三年反反覆覆的折腾、担惊受怕、因为变动与巨大的压力导致我失去了我和老公期待了好久好久的东西,其实并没有给我只空留悔恨, 我还是收获了很多。

而看看我身边同样在药厂沉沉浮浮的人们,如果不是对这一行有巨大的热爱以支撑,在如此充满变动与未知的环境中生存,会每天都过得很痛苦。

嗯是的,药厂的大时代,你我于其中沉浮求生存,必先心存热爱,才不至溺水而亡。

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竟然是真的!

2015年12月底,我结束了我的最后一个医药咨询项目。这个项目持续了一年多,是帮助一家single product company(只有一个药的小公司)的一个当时还在临床二期的治疗骨关节炎痛疼的注射药做上市。这个小公司是从研发团队衍生而来的,被PE私募买了,CEO是搞研发出身,自上而下团队里缺少做药物上市的Commercialization的人。我的老板带着我,成了这家小公司的“半正式”员工,从测试药物的Target Product Profile目标产品概况,到搜集health economics and outcome的证据、做定价的research与建模,再到搞渠道寻找合适的specialty pharmacy作为合作伙伴,再到为这个公司画组织架构图,建议创建什么部门,每个部门招多少人,上市前18个月做什么,上市前12个月做什么…

如果说人生的道路上总有一些什么里程碑性的事件让你突然有了方向感,那么这个项目就是我的一个里程碑,我清晰地知道了我最想要做什么,什么工作最让我超级有兴奋感,就是launch new drugs — 在一个新药上市团队里上新药!

终于我逮到了这么一个机会,一家成立仅仅4个月的叫白夏甜(哈哈好喜欢这个名字)的生物制药公司,刚由另一家制药与医疗设备公司重组剥离,产品线里有10多个新药有望在未来的1-5年内上市,正在招兵买马。我和面试我的新老板一拍即合相见恨晚,虽然我身边的每个人包括我自己觉得刚剥离新建的小生物制药公司充满风险未知,在获得家人的支持后,我就几乎是惯性地follow my heart去了。

现在回头想,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真的是对的。我一直以为我是个典型的事无巨细畏缩型的巨蟹座,看起来也是这样,什么都害怕什么都想躲避,但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我都选择了更不安全更冒险的那个选项,甚至不肯等一等不能留一点余地。所幸的是,我真的有一个无条件波澜不惊支持我的老公。我每一次冒险把自己至于险境的崩溃大哭,他都轻描淡写说最差又能怎样。下一次我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倾向更危险的选择时,他又说那就做你想做的呗。

于是,我就又奔着不安定与危险去了,满怀激动地加入了我梦寐以求的真正的药厂。

而命运轨迹总是惊人的重复,回想我的第一份医药工作:我加入只有4个人的医药咨询公司不到5个月,公司就倒闭。这一次,没有人知道的是(除了CEO与大高层们),在白夏甜从原公司重组剥离的第二天,就有一家叫谢儿的药厂询价收购白夏甜。我加入白夏甜后不到一个月,收购信息被公布,不到5个月就Day 1,谢儿对被并购的白夏甜开始了漫长而疯狂的重组裁员之路。

我们组所在的大部门的大头,是个亚裔女性,在白夏甜从原公司剥离的时候,她本在原公司的加州办公点。白夏甜成立,她被重组到了白夏甜,白夏甜选址波士顿,于是她举家刚刚从西海岸搬到了波士顿。我刚一上班作自我介绍,她就很友好地邀请我周末去她的house warming party新屋暖屋派对。她说,“虽然我加入得比你早,但是我们家才刚刚搬到这个地区,所以I am pretty new我也是新人。” 于是在一个美好的周末,我和大部门的好多同事去了她的house warming party,她的房子看起来超级新。有同事告诉我,这位亚裔头头没有买房子,而是买了一块地,请人建了一所房子,这新房子才刚建好她才刚算是settle down。

大概就是新屋暖屋派对后的第一、二周吧,并购消息就被公布了,再过了3、4个月,她就知道她不会在并购后的新公司有职位了。在Day 1后不久,她就离开了,没有人知道她刚刚才请人建好的一大幢新房子怎么样了。后来我看她的LinkedIn,她已经搬回加州去了。

我和老公说,天哪,如果是你,你能想像是怎样一种踩到狗屎的心情吗?她被旧公司踢到剥离重组的新公司,离开几十年生活的亚裔最喜欢的西岸,她的两个儿子都是高中生,都有了自己的朋友友圈,然后举家搬到波士顿,花了1百万美金买地建房子,搬进新房子后不到1个月被告知裁员了,不到5个月就失去了工作!!

这是怎么一个疯狂的行业啊?!!

老公轻描淡写地说,那她在搬离西岸时,也是作出了她的选择,她可以选择不搬的。

对啊,她作了她的选择。她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倾向了更危险的选择?

也许我不必担心她,也不必担心我自己。因为命运冥冥中,早被我们的自己的性格所决定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