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血泊中的我呼喊到:千万别给我送医院!

你或者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这样的故事: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感冒发烧,去医院看了个医生,医生吩咐回家多喝汤水多休息。过几天回家,收到一张几百美元的账单,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看来和颜善目的医生怎么给自己背后来了温柔一刀。 又或者是这样的故事: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遇上了紧急状况,阑尾炎或是小型车祸,在疼痛难忍之余,还不忘向相助的人大喊,千万别送我去急诊!!

你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MBA预备生吗?

去年我仍在波士顿居住时,我们团队的知识经理人Neal邀请我去新泽西罗格斯大学商学院的Biopharma MBA case competiton生物制药MBA案例竞赛校内环节作评讲人,分享我做欧洲市场新药定价的经验心得。 罗格斯大学的MBA在U.S. News的2018年排名仅在50名,在我申请MBA的那个时候(七、八年前)也许更是勉强在100名名单之内。记得我在国内申请MBA的时候,听到最多最一致的择校建议就是--“去你能去的最好的学校,排名20以外的商学院就根本不用去了。”若真按这样的建议,罗格斯大学商学院也许是多数有志于来美国读MBA的中国同学们在申请时瞄都不会瞄一眼的学校。

来一场唾液的大派对吧

Vivi: 七年前那会,23andme也许还是加利福尼亚州一个不起眼的小工作室。有一天我收到了他们寄来的一套小工具:一根棉签,一些像消毒纱布的棉片,一个小塑料盒,和一张粉色的说明。 我从未听过23andme这个名字,研究半天才明白,他们想要我的唾液:如果我愿意通过邮寄交出我的唾液,他们可以给我一些免费的好处:比如让我知道我更易患什么疾病啦,更易具什么性格特征啦,更倾向于爱上什么类型的男人啦(哈哈这个是我加的,不过你对伴侣的偏好真的会受基因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