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3

去年我仍在波士顿居住时,我们团队的知识经理人Neal邀请我去新泽西罗格斯大学商学院的Biopharma MBA case competiton生物制药MBA案例竞赛校内环节作评讲人,分享我做欧洲市场新药定价的经验心得。

 

罗格斯大学的MBA在U.S. News的2018年排名仅在50名,在我申请MBA的那个时候(七、八年前)也许更是勉强在100名名单之内。记得我在国内申请MBA的时候,听到最多最一致的择校建议就是–“去你能去的最好的学校,排名20以外的商学院就根本不用去了。”若真按这样的建议,罗格斯大学商学院也许是多数有志于来美国读MBA的中国同学们在申请时瞄都不会瞄一眼的学校。

 

但是我在美国医药行业求职、就职的经历中,却观察到无数罗格斯大学的MBA们,身居东西海岸、传统大药厂与小型生物制药、各个部门职能市场的要职。而像诺和诺德、诺华公司、默克药厂这些本就北美总部(或研发中心)扎根于新泽西的药厂,更是罗格斯大学商学院MBA们的大本营。

 

几年前我曾面试诺和诺德的北美市场部门,发现上至北美市场的总掌舵人、到在公司呆了4-5年的中层管理、下至刚MBA毕业不到一年的分析师,竟然全是罗格斯大学MBA的校友,由此可一窥罗格斯大学MBA校友之间的彼此照拂。

 

我对我的面试官、罗格斯大学MBA的02届校友笑说:这个部门真是“罗格斯商学院俱乐部”呀。我的面试官说,是啊,不仅我们部门、Finance(财务)、Medical Affairs(医疗事务),也都是一样。

 

我露出惊讶的表情,我的面试官低头用拇指和食指捏起我的简历快速地扫了一眼,说:你好像也读了MBA对吗,是哪一家?我说:是的,我是塔克商学院的。面试官把我的简历放下,耸了耸肩说:Well,我在这行10年了,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塔克商学院的。

 

我只好讪笑。

 

Neal也是罗格斯大学商学院的校友,同时是商学院医疗俱乐部的热心扶植者:几乎每年都要回校去做生物制药MBA案例竞赛的评委、为医疗俱乐部向药厂拉赞助、给有志进入医药界的在校生们搭桥。由罗格斯大学商学院医疗俱乐部牵线领头的生物制药案例竞赛,更是在过去的数年间由校内进阶为跨校,成为全美对生物制药有兴趣的MBA在校生们的年度盛事。

 

在过去几年的罗格斯大学全美生物制药案例竞赛中,排名50甚至50开外的罗格斯大学商学院常常保持在前三名甚至冠军的成绩,与其并居前三或是屈居其后的,是沃顿商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商学院、康奈尔Johnson商学院、耶鲁大学商学院、西北大学Kellogg商学院、杜克大学Fuqua商学院这样如雷贯耳的金牌商学院。

 

Neal与我相识多年,知道我转行一心挤入医疗行业一路来的辛酸。我曾因缺乏美国制药行业的经验被无数药厂拒之门外,是Neal牵线搭桥让我进入新泽西中部一家只有两个咨询员的私人医药咨询公司积累美国行业经验。

 

小公司人少收费低,老板当员工使、员工当牲畜使。当时我住在远在公司50英里以外的纽约长岛,每天早上要5点半起床避开高峰驱车1个多小时横跨曼哈顿岛从纽约东部到新泽西中部,长久下来严重缺乏睡眠。某年二月份的一天,我从早上5点半醒来一直加班赶Powerpoint演示到凌晨3点,离开公司准备回家,刚上高速没开出多远竟然睡着了,在左超车道上撞上了高速路中央隔开对面方向车流的石护栏。车头被撞得稀巴烂、冒着烟滴答滴答漏着散发刺鼻味道的液体。我不敢留在车上,熄了火在凌晨3点的高速路中央等拖车。我冻得瑟瑟发抖,又害怕在黑夜中被高速行驶的车辆撞到,情急之下只能求助家在新泽西中部的Neal,请他过来让我可以坐在有暖气的车内等待拖车。

 

因为这次事故,Neal对我总感觉特别内疚自责。每次聊起他总是说,“还好你那个时候人没有出事,不然我会觉得我杀死了一个人!”

 

Neal也见证了我后来其他没危及生命、但是为进入医疗行业经历的大大小小的挫折与折腾。他常揶揄我:“我去了一个50名的商学院、不但没花钱,还拿了学校几万美金,进了药厂。你进了前10名的商学院、贷款10几万美金、差点车祸死了、怎么还是进不了药厂?”

 

我明白他的真实意思并不是在比较任何学校,而是在问我:“你这样值得吗?有必要如此执着吗?”可是他这么一说,反倒让我对当年申请MBA学校、MBA校园求职时的随波逐流没有方向感生出许多感慨。

 

现在以过来人的身份,我会非常非常认真地、诚恳地对所有想申请MBA向我问询心得体会的人说:在申请商学院的选择题面前,前10或前20的排名并不重要,名校或非名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到合适你的学校。而合适不合适,完全取决于你对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定义–想要的东西是先进入名校、名投行、名咨询,再慢慢花时间理清真正的想要…这可一点儿也不算有清晰的定义。

 

只可惜在没有经历这一切之前,我们花太多时间把自己打造、包装成名校想要的样子:考高分、挖掘闪光点、把申请文书写成耀眼、独特、却与真实的内心想法甚少共鸣的“最好的却有些陌生的自己”;花很少时间、甚至没花时间,理清自己想要的样子:大方向、生活、工作、兴趣、什么必须有、什么可以舍…

 

这不仅是我一个人偶然的感受,也是许多从前二十名商学院毕业数年或十数年后过来人的感受。不仅仅是从事医疗领域的我的感受,也是许多从事金融、Operation(运营)领域的MBA们的感受。

 

只可惜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如果时光倒流,即便现在的我能对当年的自己给出认真诚挚的建议,我也许仍会选择屏蔽未来的我的声音,选择相信“去你能去的最好的学校,排名20以外的商学院就根本不用去了。”

 

正是应了那句–“不碰南墙不回头”。可巧的是,立志非前20名商学院不读的申请人们,大概都多多少少有点这般不碰南墙不回头的执念吧…

Slide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