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或者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这样的故事: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感冒发烧,去医院看了个医生,医生吩咐回家多喝汤水多休息。过几天回家,收到一张几百美元的账单,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看来和颜善目的医生怎么给自己背后来了温柔一刀。

又或者是这样的故事: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遇上了紧急状况,阑尾炎或是小型车祸,在疼痛难忍之余,还不忘向相助的人大喊,千万别送我去急诊!!

真是让人忍俊不禁又有点心疼。

不过这样的故事倒是一点也没有夸张。

美国的医疗费用,除了与用的药物、执行的医疗程序外,还和site of care医疗处理发生地有关。我再用我所熟悉的癌症来说吧,假设有一个注射的癌症药物,所需执行的医疗程序是请专业医护人士进行静脉注射,并由医护人士在短暂的时长观察可能有的不算大的副作用。药是一样的药,医疗程序也一样,一般情况下,费用从高到底为:inpatient setting(住院部)> hospital outpatient setting(医院的门诊部)> infusion centers (专门的注射中心)> speicialist physician office (专业医生私人诊所)> non specialist physician office (非专业医生私人诊所)> home setting (在家由医护人士上门注射)。

这样的排序虽然和我们中国的情况有点不一样–我们常常是去医院门诊部排队看病比去可以预约看病的几个私人医生开的专家诊所便宜,倒也并不太难理解。

可是如果告知病人,还是同药同治,你去hospital outpatient setting医院的门诊部接受注射收到的账单,会比你去非专业医生私人诊所接受注射收到的账单高上个300%甚至更多,你的脑袋可能会轰地一声像是炸开一般吧?

嗯,残酷的事实是,确实是这样。无怪乎“倒在血泊里的中国学生用微弱的声音呼喊到–千万别叫救护车送我进医院急诊部!”

我的儿子四岁那年由中国来美国,带着一口烂牙–20颗乳牙19颗蛀掉,有4颗溃烂牙根部必须全部拔除以防感染和影响以后的恒牙。这是一个需要全麻的手术医疗程序。儿子的牙医对我说,你去和儿童医院预约一下做手术的时间吧。

当时的我已经进了医疗这一行,听到要手术要在医院做我的心颤了一下。我知道儿子的烂牙及反复的囊肿溃烂刻不容缓,但是我还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那么多的现金可以负担手术费用。

我对医生说:有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把手术在您的牙科诊所做?我可以付现金给你?

医生说摆摆手,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他需要全麻,我们需要医院的场所与医院提供的麻醉师。

后来儿子当然还是尽早做了牙科手术,全麻后拔除了4颗牙齿,并提前在医院的inpatient setting住院部订了床位以术4-6小时内等待苏醒与可能的麻醉所致紧急状况。

儿子的牙科保险挂在我的名字下,后来我收到账单:我的自付额是1.12万美金,相当于7万多人民币。我的公司保险出了大约60%的治疗费用, 大概是2.8万美金,相当于19万人民币。总治疗费用大约4万美金,相当于27-28万元人民币。

我肉痛的嗓子眼儿发干,虽然保险帮我承担了2.8万美金,我当时也没有1万美金的现金可以付。我和儿子的牙科医生哭穷,说我实在是没钱,能不能他把他自己收取的医疗程序部分减少点,最后一拖再拖,儿子的医生又帮我交涉,算是把我的自付额改成了9000美金,还允许分期付款,这才算了了一桩事情。

我拿起儿童的医院账单,虽然心里早有数,但还是尝试看了看账单的明细–如我所料,基本每一项都看不明白。

在我做医疗咨询的时候,做过不下十个关于注射的药物。所有注射药物新药上市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site of care,接受治疗的场所,怎么才能避免药在高费用治疗的场所被使用,而更多地在低费用治疗的场的使用呢?怎样才能避免给保险公司、少给病人增加金钱负担呢?

因为不仅病人看不懂医院明细,专门的医疗保险公司也看不懂医院明细,甚至连医院的内部人士也不一定看得懂医院明细。我曾听到这样的轶闻,不曾求证:有一些来自不同医院的专业医生组成了一个委员会,来检视医院的hospital chart of accounts(医院制定的不会公开的价目表,通常是一个代码对应一个条目和所收费用),再根据医院出给病人的账单,尝试理清能不能通过账单看看病人究竟接受了什么医疗处理,细项收费是如何。结果没有人能够理清。

这是因为,大多数的医院从来不公布价目表。即使公布了,你并不能从条目的定价清晰地辨别药价、实施医疗程序的价格。医院制定条目时可以定mark-up利润加成,把医院的设施费facility fee、维持成本、政府费用、人工费用等等混入其中。一个药物的价格是100美元,但是在医院的不公布的价目表上,同一药物的标价可能是500美元。

因为保险公司也没办法搞清楚价目表到底是怎么定的,每家医院还方法各不相同,所以大多数的商业保险公司在面对医院的赔付账单要钱时,说这样吧,我们用个percent of charge“索价打折法”,我也不想弄清你这细项是怎么出来的了,但咱们生意人,看长久的,咱们定个友情折扣,以后无论你管我要多少钱,我就按咱们事先商量好的折后价付给你。

根据Magellan的调研报告,同一医疗程序,医院的不清楚细项的加成出约高于其他低费用治疗场所300%,甚至有高出1000%的。

同一份报告统计,美国商业保险公司对80%以上的在医院门诊部发生的费用赔付使用“事先商量友情索价打折法”,对于医院门诊的索价,商业保险公司平均打折是34%,意味着按医院索价单上的66%付钱给医院。

打个比方,我的车刹车坏了,进了修车厂要换个刹车片,我知道刹车片的成本是200块,修车师傅每小时人工是100块,师傅换刹车片用了2小时,总共我应该付差不多400块,最多再给点利润加成。

可是一个叫“医院”的修车厂给了我个4,000美元的账单,刹车片还是同样的刹车片,但是但格变成了2,000美元,修车厂说是摊了场地费,政府杂税,维护费等等…

我没办法,只好打掉牙和血吞。下次若是车出了什么状况,我也只好像“倒在血泊中的用微弱声音呼喊的”中国留学生一样喊道:千万别给我送拖车厂,我以后踩人力三轮儿上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