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无故事

美国东部刚下了一场暴雪,美国人民如临大敌,新闻里连续两日滚动播出东部几个大城市禁行的消息。我躲在屋内把暖气开到极大,冰箱里堆满了食物 ,好像在等末日降临 。第二日早晨推开门 ,雪况并不那么槽,只是在暖气房被烘干脱水了一日一夜的皮肤,忽然被凛冽的空气一裹碰,像在脸上一齐划开好多个口子。我赶紧呵了一口气在戴了手套的手上,捂 在脸上。脸没那么疼了。

同谋

“好的上天堂,坏的下地狱。” 罗烈坦不能从脸部辨认那具尸是否是他的妻子。他们说是,那些警察,他们在死者身上找到塞利亚的驾驶执照,她是塞利亚。

[Vi小说] 弟弟

每个女人都有一种最隐晦的渴望,弟弟是渴望的代名词。我常常做梦,在梦里完成那个羞于启齿的关于卑微自我的许诺。刚结束上一段婚姻时,我曾施下最恶毒的诅咒,可是后来在梦里,一位陌生的男子抓紧了我的背影,用眼眸里的一点微光,陪我横渡寂静无声的雪地。后来,我知道,那是属于弟弟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