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血泊中的我呼喊到:千万别给我送医院!

你或者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这样的故事: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感冒发烧,去医院看了个医生,医生吩咐回家多喝汤水多休息。过几天回家,收到一张几百美元的账单,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看来和颜善目的医生怎么给自己背后来了温柔一刀。 又或者是这样的故事: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遇上了紧急状况,阑尾炎或是小型车祸,在疼痛难忍之余,还不忘向相助的人大喊,千万别送我去急诊!!

来一场唾液的大派对吧

Vivi: 七年前那会,23andme也许还是加利福尼亚州一个不起眼的小工作室。有一天我收到了他们寄来的一套小工具:一根棉签,一些像消毒纱布的棉片,一个小塑料盒,和一张粉色的说明。 我从未听过23andme这个名字,研究半天才明白,他们想要我的唾液:如果我愿意通过邮寄交出我的唾液,他们可以给我一些免费的好处:比如让我知道我更易患什么疾病啦,更易具什么性格特征啦,更倾向于爱上什么类型的男人啦(哈哈这个是我加的,不过你对伴侣的偏好真的会受基因的影响!)...

药厂的大时代:贪婪的原罪?(二)

在美国,一个专利新药对一个新适用症有20年的专利保护期,意味只有拥有专利(或从别人那儿买下专利)的药厂有对这个药有商业行为的权利。可是专利可并不是从一个新药上市销售才开始算,而是从递交专利申请开始算的。

药厂的大时代之:患难中的缘份

爱克美斯在一次又一次试验失败、市值蒸发、FDA发难下如履薄冰,我在一轮又一轮重组中抢到逃生板又被大浪打翻。到最后都各自历完了这一波的风浪总算想要好好凝视对方,却又已经登上不同的船,错过四目交会的时机了

【美帝沉浮记】自由的车轮+药厂的大时代

“在这个行业,我们的生活(原话是"life"),就是change(变化)!在以前,我对change是拒绝的(原话是“Resistant”),我憎恨变化,我认为工作上的变化扰乱了我的生活。但是渐渐地,我意识到,在这个每天都在变化的行业,我无法将工作的变化与我的生活隔绝开。我无法在生活中保持静止以对抗工作上的变化。惟一行得通的,就是接受这种变化,让我的生活随着工作的变化而变化。后来,我变得更有弹性了(原话是"Resilient”),我每天走进办公室,我了解变化是我的工作与生活的一部分,我甚至期待(原话是"Expect"预期)变化。

【美帝沉浮记】重组那些事儿1

我觉得美国是个很伟大的国家。在我的眼里,它最伟大的地方,在于自由。这种自由体现在方方面面。有我走我的独木桥、你走你的阳关道,谁也别评判谁的自由。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是非得西风压倒东风、非得拥护一套体系的自由。最最珍贵的,是因为有着这样自由的环境,所以能够保育并滋养思想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