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MBA预备生吗?

去年我仍在波士顿居住时,我们团队的知识经理人Neal邀请我去新泽西罗格斯大学商学院的Biopharma MBA case competiton生物制药MBA案例竞赛校内环节作评讲人,分享我做欧洲市场新药定价的经验心得。

罗格斯大学的MBA在U.S. News的2018年排名仅在50名,在我申请MBA的那个时候(七、八年前)也许更是勉强在100名名单之内。记得我在国内申请MBA的时候,听到最多最一致的择校建议就是–“去你能去的最好的学校,排名20以外的商学院就根本不用去了。”若真按这样的建议,罗格斯大学商学院也许是多数有志于来美国读MBA的中国同学们在申请时瞄都不会瞄一眼的学校。

Read more

来一场唾液的大派对吧

Vivi:

七年前那会,23andme也许还是加利福尼亚州一个不起眼的小工作室。有一天我收到了他们寄来的一套小工具:一根棉签,一些像消毒纱布的棉片,一个小塑料盒,和一张粉色的说明。

我从未听过23andme这个名字,研究半天才明白,他们想要我的唾液:如果我愿意通过邮寄交出我的唾液,他们可以给我一些免费的好处:比如让我知道我更易患什么疾病啦,更易具什么性格特征啦,更倾向于爱上什么类型的男人啦(哈哈这个是我加的,不过你对伴侣的偏好真的会受基因的影响!)…

Read more

Journey to Death

今天上Leadership的课,第一堂看动画片《狮子王》,辛巴的领导养成路。

第二堂课,自我挖掘“我是谁”。

为了帮助我们自我觉醒,很有激情的黑人女教授让我们用Lifeline总结自己迄今说不上短暂也说不上漫长的一生,以自己当时的心情、感受标记此线的高点与低点。女教授更以自己的故事示范,在黑板上勾勒出一条以milestone连结、峰谷交错的曲线:历经艰辛进入大学-被解雇-第一份教职-被解雇-得到常青藤的教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