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166.JPG

这个周末寻找到的地方叫Topsfield,在波士顿的北边,这个城市每年的秋天举办一次为期约十天的Topsfield Fair,是美国最古老的农业集市,今年是第198届,在2018年将满200届。

在纽约看音乐剧《麦迪逊的桥》时,女主角对闯入其生活谱写了一段恋曲的摄影师说,她的丈夫带着孩子们去看农业展览会了,丈夫和孩子们对集市、对小猪比赛兴致盎然,她却提不起兴趣。丈夫与孩子们是扎根于中西部小镇的真正的农家人,意大利裔的女主角却是本性浪漫的文艺女性。当时听到这一段还在脑中描画了一下看农业展、小猪比赛是个怎样的场景,不想今天我们就去凑了美国最古老农业展的热闹。

今天是我在美国纽约以外第一次看到这么拥挤的人潮,让我惊讶于“磨肩擦踵”这个词竟然可以在美国非纽约时代广场倒数的时候也能用上。今天的Topsfield Fair,早已不止于近200年前的展出牲畜、蔬果,而更像是临时搭建的嘉年华,有各种游艺设施、糖果铺、雪糕店和美式食品铺。当然,老公和我觉得更有趣的还是农业展更为原始的主题:看各种品种花色的山羊、奶牛、小猪、兔子,旧式的打铁铺、和围满蜜蜂的手工榨苹果汁车。

据说这个集市也是每年一次新英格兰举办超级大南瓜竞赛的地方,新英格兰的农民们每年都把大南瓜运来这里进行比赛,只可惜人实在是太多,场地很大,我们几乎无法自主确定行进的方向,错过一睹超级大南瓜风采的机会。

参加这个农业展确实是一次新奇的体验。据统计每年短短十天的展期,有超过五万人入场。我们惊讶于人数之多,在接近黄昏我们离开时,还有人龙在售票处准备买票入场,而我们离开时警察们还在忙碌地指挥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公路上的汽车长龙缓缓行进。路的两旁至少有三个(A、B、C)比足球场还大的停车场,而停车场也已爆满。

如果说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就是也许因为声名远扬,而每年只举办短短十天左右,所以展览商业味十足,停车场收一次停车费10刀、入场收一次入场费每人15刀,而入场后每一项项目全都要另外付费买票,比如玩一次游艺项目,基本是每人每次5刀,比较特别的小朋友的游玩项目,则是一人7刀。再加上饮料食品全部加价,一杯柠檬水6刀,全部只收现金。所以在场内随处可见捏着一叠厚厚钞票忙着收钱找零的工作人员、还有几步便一见的ATM取款机,而取款机前也排着长队。算是给Topsfield这个小镇的经济,贡献一份力量:)

 

 

感慨一下我对寻找周末游玩之地的热情是空前地高涨。继去年夏天和秋天我们以波士顿为圆心陆续踏足周边各个小镇、几次从不同路线造访闻名的White Mountain后。今年我的寻找周末游玩之地更像是一种寻宝,探索那些我们都未曾听说的地方。

这周去的地方我就未曾听身边的人说过,是看一篇“波士顿周边你不知道的秘境”文章提到的。这个地方有一个好浪漫的名字,叫World’s End世界尽头–是不是一下子让你想起了村上春树?虽然村上春树的小说《世界末日与冷酷仙境》的名字里的“世界の終り”似乎译作世界末日更贴切。

世界尽头离城市并不遥远(从波士顿市区驱车一小时便到了),但却巧妙地自成一片静谧之境。这片秘境在一个叫Hingham的半岛上。虽然面积看来不大,却集合了丘陵、沼泽、海湾、河流、城市天际线、树林等好几种不同景观,行走间不同姿态的景色起承转合,在对于这个夏天去了许多海滨小镇与海滩已经有些审美疲劳的我们,倒是一次非常独特的行走经验。

今天拜访时树木大多仍郁郁葱葱,小山坡的草尽绿,绝非冷酷仙境,想像再过短短数周、晚秋时节,树叶变红,该是另一种不同风景。而冬天大雪皑皑的时候,说不准还真有几分冷酷仙境的意思。

对了,据说,这个地方还曾是联合国选址之一,还好没选这里,一栋大楼建在这里,马上感觉就对不起这沾着仙气儿的世界尽头的好名字了…

一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有点傻眼,不知道怎么读、重音在哪儿。后来查到这是Abenaki阿布纳基语,Abenaki是美国原住民一种,居住在缅因和加拿大的魁北克(都是苦寒之地啊)。这个词的意思是A beautiful place by the sea,海边的美丽地方。

刚开车进入这个以避暑胜地闻名的海滨小镇时,感觉很像麻州Cape Cod的最北端小镇,Provincetown:海就在道路的一边,别致的小店与旅馆在路的两边错落排开,行人道上人们都慢悠悠不匆不忙。由于道路很窄,一个方向只有一车道,有些地方排起了车龙,但大家好像也毫不在意般,车窗摇下脑袋都往两边探看,好像在这里时间就是该拿来浪费的一样。

这个小镇有一条特别著名的海滨步行路,叫Marginal Way,是一英里多长的一条临海步道。走这条步道非常惬意,既可观海,又可欣赏临海而建的豪华观海别墅。沿步道而行所看到的海景也完全不同,步道的开始是激浪拍岩石,行走到终点却是一片静谧的沙滩。

这个镇上有Trolley观光巴士,2元一次,车上几乎全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家。而在镇上行走,也随处可见步子有些缓慢、却十指紧扣的老夫妇,弥漫着一种柔软与浪漫。我在Provincetown也感受过这种连空气中都呼吸出浪漫的感觉,不同的是,Provincetown十指紧扣的通常是一对老头,或是一对老太太,这里则是一对老头和老太太。

这样处处弥漫着浪漫的小镇,不用脑袋想也知道别致有情调的大小餐厅一定不会少。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个在2010年美国人口统计只有892人(再说一次:只有892人!)的小镇,竟然出一了间米其林三星餐厅!这间餐厅还曾Gourmet Magazine被评为全美前十五最佳餐厅、及全美前十名最浪漫餐厅之一!只可惜我们无缘一睹这家餐厅的芳容,因为在2014年时被转手卖掉了 。易主后取了新名字的餐厅也走高端路线,不过似乎已在几个月前关门了。

这个镇子还有另一家非常有名的餐馆:MC Perkins Cove,曾被选为全美前十最美景观餐厅,也曾算是米其林三星的Arrows的竞争对手。只是价格不菲,消费不起。

我们在一家非常local的餐厅Amore Breakfast吃Brunch,墙上挂着大大小小的奖牌、还有关于店子的历史的介绍或是报道。其中有一篇写到,康奈尔大学曾有一篇研究,说30%的independently owned独立经营的餐馆在第一年内就会倒闭。而Amore Breakfast,已经经营了20多年。

这个镇和这里的店都让我想到一个词:深藏不露。下一次再去,一定要订一间镇上的小旅店,睡到自然醒,踱在十指紧扣的老夫妇身后,挑一家绝好景观的餐厅的露台位置,点一个最便宜的brunch,发呆至晌午:)

 

 

 

上学学历史的时候有一段叫“莱克星顿的枪声”,标志着美国独立战争的开始。有一天晚上有个英勇的民兵骑马向民兵组织通风报信,说英国鬼子要进城了,要逮捕爱国组织的领导人。很长一段时间没好好学历史的我误以为莱克星顿就是这个骑马的人名字,后来才知道是个镇子,Lexington,英国鬼子和美国民兵在这里相遇,剑拔驽张,在这里响了一声枪–还有可能是英国鬼子开的,美国的八年抗战就开始了。

英国鬼子杀到了Lexington旁的一个镇子,Concord,在North Bridge北桥上遭到民兵袭击,就溃败往回撤。于是今天在Concord,就有了这么一个民兵国家历史公园Minuteman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和老北桥Old North Bridge。

我们现在住的地方离Concord很近,和Lexington毗邻,所以不止一次来这个公园。有时会看到穿着民兵服装的老头子,在老北桥桥头的民兵雕像下晃,如果你走近,他就会很乐意为你讲讲这段历史。这个公园是个走Trail的好选择,无论长短。如果周日下午你只有一、两个小时,想要去绿地和树丛中走走,这里有很开放的Trail,有树荫的水泥路,蚊虫不多,穿着便鞋就可以走。如果有大半天的时间,这里有一条叫Battle Road战斗之路的全长9.2英里15公里的Trail,由 Concord出发走到Lexington。

题外:虽然现在住的地方和Lexington基本可算是一街之隔,学区与房价租价则是天壤之别。一直以来Lexington都是全麻州数一数二的学区,也是全麻州房价几乎最高的地区,我们住的区学校则100名以内都找不着影。两、三房的很旧很古老的房子,几乎没有70万美金以下的,如果把房子新旧考虑进去的话,莱克星顿也许远比我们熟知的房价高昂的三藩市还要贵。不大清楚这背后的原因,不过这可是美国式自由开始的地方啊!等我有钱了,也要尽量去Lexington租房子,好好在自由主义里浸淫一下放任一下…lol

 

 

2014年冬天,波士顿降雪108.6英寸(275.8厘米),创波士顿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大降雪纪录。而2015年年末的波士顿约摸要迎来个暖冬,感恩节过了,初雪还未至。但南方长大的我们不管严冬寒冬都一样怕冷,年末假期的计划目的地改了好几次,只有一样是肯定的:奔着南方去!

就这样没有做什么详细功课地、纯为逃离冬天地飞至了波多黎各。

到波多黎各后的第一天早晨,穿上夏天的裙子,走出62华氏度的冷气房,走到San Juan的街道上,感觉真像广州的夏天啊!空气中潮潮的味道,走不远贴着书包的背部皮肤就开始变得有些粘乎乎的。很多人大概讨厌极了这种天气,我却一下子被勾起思乡病。在这样的空气中,望见路对面有一座圆顶的房子,忙抓着老公说,你看这里像不像童心南?!

第一天我们跑去看Castillo San Felipe del Morro莫罗城堡,和其它几座San Juan岛上的古堡一样,莫罗城堡是西班牙殖民时期建立的军事防御,几经攻占又几经修复。美西战争后波多黎各成为了美国属地,美军还在二战时期加固了古堡以对抗可能的德国攻击。

而今天的莫罗城堡,早已成为美国的国家公园,望北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望东是一大片绿地与圣玛丽墓地。盛夏般猛烈的阳光和着潮湿的海风,让人忘了这已是12月份。带着放松又好奇的心情抬头看斑驳的古墙,真的很难体会如解说牌中所述西班牙士兵远离故土驻守的孤独。

站在城堡上对着深遂的大海许了个愿–愿望是…不能说。

不知几个世纪以前有没有西班牙士兵站在同样的地方许愿?如果有,愿望是…助我西班牙帝国版图扩张?还是…唉呀但愿世界和平?

Salem, MA

女巫镇的十月人山人海,皆因万圣节。

有些装扮真让我叹服:看起来好像不比好莱坞特效逊色啊!

虽说女巫镇声名由来与神鬼关系并不太大,但装神弄鬼却带旺了一整个小镇,也是有趣。

女巫镇之十月,最不缺的,可能就是创意。

IMG_4824

IMG_4823

IMG_4827

Albany, NH

在东岸几年,今年竟然是我第一次认真去看新英格兰的秋天。

这一看,是真的懂了中文里“落英缤纷”这个词。

原来秋意,不只是指秋风起时的一丝凉,还有冰雪覆盖前,最丰富多重的色彩。

IMG_4616

IMG_4626

IMG_4659

IMG_4662

IMG_4677

IMG_4665

Martha’s Vineyard, MA

不知为什么让我想起鼓浪屿。

海水。

渡轮。

岛屿。

窄巷。

店家。

游人。

涌上岛屿的人希望在不与大陆连结的小岛上寻找一片静好,在林荫路上慢行拾起一段城市里被扰乱的思绪,却发现岛上喧嚣更甚。街道两旁拥挤着嗅觉敏锐的商家,主意与设计也太刻意讨好,一眼便看穿了。

但是不妨碍我的心情。

因为鼓浪屿的夏天,再商业化,也是鼓浪屿的夏天。

你懂的。

IMG_3685

IMG_3676

IMG_3645

IMG_3637

IMG_3714

IMG_3665

IMG_3674

Newburyport,帕克河野生动物保护区。

走过盐碱草丛与盐碱滩,鸟与虫的声音此起彼伏。天上云正稀疏,在烈日下步行,体力消耗得很快。刚好看见路边的一段木护栏,我们便坐下来小憩。

望向远处的当口,一阵轻风吹过,恰应了那句,云淡风轻。

IMG_3994

IMG_4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