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沉浮记】自由的车轮+药厂的大时代

“在这个行业,我们的生活(原话是”life”),就是change(变化)!在以前,我对change是拒绝的(原话是“Resistant”),我憎恨变化,我认为工作上的变化扰乱了我的生活。但是渐渐地,我意识到,在这个每天都在变化的行业,我无法将工作的变化与我的生活隔绝开。我无法在生活中保持静止以对抗工作上的变化。惟一行得通的,就是接受这种变化,让我的生活随着工作的变化而变化。后来,我变得更有弹性了(原话是”Resilient”),我每天走进办公室,我了解变化是我的工作与生活的一部分,我甚至期待(原话是”Expect”预期)变化。

Read more

【美帝沉浮记】重组那些事儿1

我觉得美国是个很伟大的国家。在我的眼里,它最伟大的地方,在于自由。这种自由体现在方方面面。有我走我的独木桥、你走你的阳关道,谁也别评判谁的自由。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是非得西风压倒东风、非得拥护一套体系的自由。最最珍贵的,是因为有着这样自由的环境,所以能够保育并滋养思想的自由。

Read more

读书要趁早

如何生,如何死–如果去繁化简,我们每个人的一生,大概就是在学习和反复实践着这终极的两件事。而没有什么,比注视他人的生死能教会我们更多。一个本应前途无量的外科医生,所有未来的可能,都在癌症面前戛然而止。死神的催促,让死得有尊严都变得不易。如果如何死常常不能如人所愿,也许我能做的,就是生的时侯有尊严一些,活的时候随愿一点。

Read more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我觉得我看书的运气不错,或者说书缘特别好。

有一句话,“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说的是一种遗憾、一声叹息–其实看书也是如此。有一些很好的书,在不是最对的时间读了,最多也就仅仅是读了,并无法领略其中的深味或是受益于这本好书,几乎是一种与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相仿的遗憾。举个例子,如果你像我般大学没毕业根本不懂“逝去”与“追忆”为何物的时候就跟风买七卷《追忆似水年华》且还未读到第一卷的一半就已感到厌倦的话,那无论多少人说普鲁斯特好,他也很难在你以后的阅读生活里引起你更多的兴趣了。

Read more